无限恐怖_第十七章:原暗对洪荒……终结与开始(二)(完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七章:原暗对洪荒……终结与开始(二)(完) (第2/3页)

力量啊,比不得毁灭级数,以这股力量都觉得了阻碍,可想而知这些扭曲空间的吸扯力有多么巨大了。

  (不过……这也是个机会……)郑吒心头猛动,他忽然发现密布在四周的黑洞颗粒已经变得了异常稀少,组成了数个扭曲空间后,他与复制体间的通道竟然已经渐渐展开,虽然之间还有两个扭曲空间在把守,但是对于郑吒而言,这不异于一次绝境通道。

  也不及细想,郑吒猛的将浑身力道凝聚而起,此刻距离他发动洪荒,开天辟地已有一分多钟的时间,几乎已经快到他**的极限承受力了,即便有在魔戒中才习到的技巧来帮助,但是也无法将这一状态一直维持下去,所以这唯一的机会很可能也是他最后的机会……短短零点零几秒间,郑吒猛的从原地飞起,巨大的力道让他仿佛旋风一样轻易飞过黑洞颗粒或者扭曲空间,只在最后那两个扭曲空间把守的通道前用翅膀硬挡了一下扭曲空间,一瞬间而已,从那扭曲空间里出现了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撕扯力,仿佛比之洪荒,开天辟地的撕扯力更加威猛,只听到嘶的一声轻响,坚韧无比的潜龙变**猛的撕裂,两只龙翼也被整个从背上撕扯了下来,而郑吒猛的使出月步,逃开了这扭曲空间的吸扯巨力,这期间甚至连虎魄刀都掉落在了地上,不过也终于是冲到了复制体郑吒的面前。

  “抓住你了……我知道你背负着什么,但还是不得不告诉你,你的道路错了!我不能告诉你什么是对的,但是我会打败你,超越你!因为我背负着比你那些仇恨,疯狂,所有负面情绪还要重要得多的负担!我一定可以超越你!”

  郑吒猛的一把抓住了复制体郑吒,也不管他是否还能使用出洪荒,开天辟地的力量,只是疯狂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,也不给他摔飞出去的权力,一只手抓着他,另一只手则疯狂不停的向他展开着攻击,一次一次,不停的击打他身上的重要器官,复制体郑吒的整个腹部首先被打得粉碎,然后是心脏和胸膛,接着是两条手臂,正当郑吒想要一拳轰碎他的脑袋时,却猛的看见复制体郑吒露出了冷笑的神情。

  “超越我吗?以什么来超越我?你的力量?还是你的器量?或者说你那所谓的信念?”

  复制体郑吒仰头哈哈笑了起来,同时他单脚一踢,一股完全媲美郑吒洪荒级的力量就踢在了他肚子上,同时无数股巨大的吸扯力也出现在了郑吒身后,将他整个人一寸一寸的向那数个巨大的扭曲空间吸去,这些扭曲空间的力量比之前还要巨大了许多倍,以至于连他洪荒级的力量也终于无法强行逃避了。

  “……看清楚吧,我们的器量的差距。”复制体郑吒身上燃起了黑sè的火炎,与此同时,他的**也开始逐渐恢复原样,直到这时,他才默默伸出了一只手来,而当他身躯移动时,郑吒才看清楚他的表面上有什么,一层极薄极薄的黑sè薄膜就紧贴在他表面,刚才的那每一次攻击,都在让他的原暗,宇宙终结变得更加强大,以至于现在那扭曲空间已经终究无可逆转了。

  (败了吗?我要败了吗?背负着伙伴们的信任,背负着伙伴们的牺牲,背负着他们给予我的信念,这样的我,也终究要输了吗?)郑吒全身疯狂的扭动起来,企图挣脱那扭曲空间的吸扯力,但是黑洞的吸扯力何等之巨大,即便是这不完整版的黑洞也是如此,他的洪荒,开天辟地……特别是他已经渐渐无法再使用这个层次的力量时,这洪荒终究已经敌不过黑洞了……“郑吒……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特别是当我的心灵之光融合到你体内后,消耗的程度也会越来越大,短时间内一击解决敌人吧……还有,队长,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,能和大家在一起战斗,这是我有记忆以来,最开心的rì子,谢谢大家……”

  就在郑吒心底里绝望无比时,一个清淡的女声出现在了他耳边,这声音听起来应该是赵樱空的声音,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?而且以这扭曲空间的吸扯力,方圆十里以内根本不可能存在人烟,她又是如何潜到自己身边的呢?还没等郑吒心中想出个答案,他忽然觉得一股清清凉凉的东西进入到了自己体内,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,仿佛是过了一瞬间,又仿佛是经过了宇宙轮回的一量劫,刹那与永恒仿佛在此刻重叠,接着,郑吒浑身一抖,身上猛的爆发出一股巨大混沌气流,这股混沌气流充塞住了扭曲空间的吸扯力,而郑吒脚下微微一踏,整个人已经跳出到了数百米开外,整个人仿佛呆了一般站在那里。

  “这就是你所处在的层次吗?复制体的我……这种感觉,还有四周的各种微型颗粒,还有各种能量在体内流动,整个宇宙间一切的轨迹线……这就是你所处在的层次吗?第四阶高级,临近第五阶的层次?”郑吒默默看着自己的双手,他又看向了复制体郑吒道。

  复制体郑吒却仿佛一点也不吃惊于郑吒的脱离,他挥手之间就让那团扭曲空间组合在了一起,形成了唯一一个扭曲空间,就这样停立在他身前,他默默的道:“突破了?在这生死关头的瞬间,突破到了非人的层次了吗?不,你身上有别人的心灵之光?而且只有不完整的心灵之光才能短时间内融合到别人的心灵之光中……是了,‘他’的布置是这样啊,否则凭你的力量,怎么可能活得过刚才那一击?”

  “‘他’?对了,第四阶高级,可以感觉到只有jīng神力控制者才能感觉到的jīng神波动,我的伙伴们……”郑吒默默看向了自己手腕上的绳子,密密麻麻挂了一手腕,除了楚轩,刘郁,林俊天三人的绳子未曾飞来以外,其余团队伙伴们俱已经死亡,其中在詹岚的那根绳子上,更是留有了一段留言,只是现在的郑吒也没有心思去仔细观看,他的全部心思已经放在了眼前这个唯一的敌人身上了。

  “复制体的我,现在我也终于有了和你对战的资格……背负了太多太多东西的我,已经无法承受再一次败给你!我一定可以超越你!”

  郑吒猛的一咬牙,他单手一招,那柄在地面上的虎魄刀已经顺手飞回到了他的手上,作为已经初步窥视能量领域的第四阶高级基因锁而言,这样的小技巧几乎相当于本能,除此以外,对于入微的控制达到了原子与能量级别后,技能的威力更是大得超乎想象。

  郑吒脚下轻轻一动,再没有之前使用洪荒移动时的疯狂姿态,脚下甚至连泥土都没有带起半分,可是速度却是与洪荒等级的速度不相上下,此刻的他依然还保持着洪荒,开天辟地的状态,第四阶高级水准的最大改变之一,那就是对于能量的入微了……万法皆通,运用两种能量的冲击,只要能量存在,这种冲击就可以一直维持,只要不超过身体自身负荷就毫无关系,换句话说,此刻的郑吒几乎可以无限制时间的使用洪荒,开天辟地!

  可是又能怎么样?复制体郑吒的原暗更是威力无穷,防御,进攻俱是完美,而且还可以吸收进攻者的力量,让这扭曲空间威力更加巨大,这几乎已经是圣人们才有的技巧手段了,没想到复制体郑吒仅仅第四阶高级就已经创造了出来,难怪他能够号称最强者,果然是名副其实。

  郑吒脚下一动,转换间已经冲向了复制体郑吒,首当其冲的就是那吸扯力惊人的扭曲空间,复制体郑吒又将扭曲空间分为了数十份,除开环绕他的扭曲空间以外,剩余的扭曲空间更是向着郑吒不停的飞去,而郑吒也不敢用**触碰这吸扯力奇大的扭曲空间,而是用虎魄刀横向一斩迎向了其中一颗扭曲空间,轰然巨响声中,这颗扭曲空间竟然被虎魄刀完全斩成虚无,连一丁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,而郑吒也不停息,转眼间又是几颗扭曲空间被斩为虚无,照这样下去,仿佛他只要消耗光复制体的扭曲空间,那么胜利的就一定是他了。

  “是了,第四阶高级啊,你的攻击已经深入原子和能量,一击之下化为虚无,那刀若是斩在我身上,那怕是戾炎也一定无法再次愈合……可惜啊可惜,直到现在才达到第四阶高级,而且还是凭借别人的帮助才达到,你真的认为自己还有丝毫希望吗?莫非你真以为之前引诱你打我那几十拳,上面的力量都是虚无的不成?”

  复制体郑吒冷笑了声,扭曲空间再次组合在一起,一颗两米左右宽的扭曲空间就将复制体郑吒包裹在了其中,而郑吒身边是再没有任何一颗扭曲空间了。

  “从黑炎到虚拟黑洞,再吸收足够的力量之后形成扭曲,若是再次注入力量,那时扭曲将成为真实的缩小黑洞……若是一开始的黑炎到虚拟黑洞时你有现在的力量,说不定我还真败在了你手中,但是到现在为止,这一战也终于结束了……”复制体郑吒摇摇头,他眼中的落寞神sè却是越发浓烈起来。

  “白痴啊,相信着你所谓的信念,相信着那些弱者们给予你的期望,相信着明明是伪善的软弱心态,你根本没成长到我所期望的地步……算了,留你何用?”

  郑吒也不知道听清楚他的话没有,只见这个男人猛的一咬牙,抬起虎魄刀就向复制体郑吒体外的扭曲空间斩了去,可是这一刀却并不如之前那样以力破巧,虚空了所碰到的一切,反倒是如泥牛入海一般,巨大的力量不停消失,而扭曲空间却是越发膨胀,待到扭曲空间已经几乎要碰到他的身躯时,他才抽刀而退,但是此刻却是为时已晚,那扭曲空间猛的向内一缩,全都缩到了复制体郑吒的前胸两米处,一颗如同针尖大小的漆黑一点出现在了那里,接着,一股完全难以形容的吸力猛然而起,地面的泥土整个崩溃腾空,天上的云彩竟然也向地面被拉了下来,而首当其冲的郑吒虽然还可以勉强抵抗,但是他身上的力量却渐渐流逝不见,最多数秒之后,他将彻底被这缩小黑洞所吞噬,名为原暗,宇宙终结的力量……(伙伴们……)时间回退到一分多钟前,楚轩与复制体楚轩的交战范围已经临近了两个郑吒的交战范围,甚至在天空的他们还可以看到遥远外的圆柱型战斗场,不过也仅到此为止了,双方似乎都没有再前进一步的想法,彼此就在这里疯狂交战了起来,不说楚轩的模样如何变得苍老,甚至连复制体楚轩有封神榜来扭转因果,竟然也开始变得了苍老,双方可以说都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。

  楚轩忽然放下了高斯手枪,他也不攻击,只是用东皇钟震飞了几道信念之力,只是开口问道:“复制体的我,你为什么而活着?”

  “……我想超越。”复制体楚轩也默默放下了高斯手枪,他点点头道。

  “超越什么?那么感情呢?”楚轩又问道。

  “超越什么你我都明白,说出来反倒不美了……至于感情,那只不过是被凡人智慧污染了的象征,或者是软弱者给予自己逃避时的理由,正体的我,你连这一点都看不清楚吗?又或者……你已经被中洲队的人污染过了吗?”

  楚轩闻言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,好半天后才说道:“仅仅只是超越而已吗?还记得父亲带我们去看的星星吗?那样的事情……”

  “……你真的已经被污染了,正体的我,从我所知道的情况来看,恶魔队的生存法则比中洲队的生存法则要强出许多,或许对于正常的人类社会而言,需要伪善和懦弱才抚平社会的波折,但是对于能够有超越机会的掌棋者而言,你的思想已经只能成为你的负担。”复制体楚轩摇摇头,他又举起了高斯手枪,默默的对着了楚轩道。

  “人的感情含有无限的可能,处在完全不同的两个环境的我们,你始终贯彻我一开始的做法与想法,一切唯利益最大化,而在我经历了许多,也明白到他们所拥有的潜力并非只是数字而已,比如牺牲……恶魔队的人大概从来不会知道这个词语的意思吧?”

  楚轩看见复制体楚轩抬起了高斯手枪,他竟然慢慢闭上了眼睛,而根据东皇钟的特点,他在第一时间内就找到了郑吒的所在,此刻郑吒已经一刀斩在了扭曲空间上,而真实版缩小黑洞正在形成,同时,他注意到的还有郑吒手腕上那密密麻麻的绳子。

  “伙伴……多么陌生而熟悉的词语啊,这种感觉……好温暖……”

  “楚轩,想看星星吗?”

  “星星?”

  那一刻的那一幕,用双眼真实的了解这个世界,或者说用双眼了解这个世界真实的一幕,而非只是数字和文字,那一刻,他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解开了……白发苍苍的父亲死亡,那种难过得心揪起来,却无法表达,无法形容,无法哭泣,那样的事情好难受,不想再次经历……中洲队的人真是幼稚啊,竟然还开口闭口说起善良与伙伴,难道他们不知道出卖得最爽快的人,往往是自己的伙伴吗?

  可是这种感动又是什么,复活之后的所见所闻,那种比战友更坚固,同生共死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